您当前的位置 :厦门农业网 > 健康 > 局级或以上的腐败官员会逐案审查,是否可以阻止对该罪行的监禁

局级或以上的腐败官员会逐案审查,是否可以阻止对该罪行的监禁



最近,全国减刑和假释信息化平台正式启用。将来,所有减刑和假释案件都将在这个平台上处理,并将公之于众。

司法部监狱管理局局长王金义还透露,已经建立了一个审查和归档犯罪分子记录的制度。 “负责县级以上职务犯罪的减刑或者假释,必须由省(区,市)监狱管理部门审查。只有原局级以上犯罪的责任人才需要减刑,假释并暂时停止执行。执行个案备案审查。“

高级腐败官员的减刑和假释一直是一个问题。这个平台的运作有利于促进更加公开透明的减刑和假释案件的处理,并对腐败官员进行社会监督以减少刑罚,无疑会阻挡“黑门”,消除公众的怀疑。

每天做几百盏灯

本月早些时候,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就李大秋刑事减刑罪的审判发布公告。李大秋曾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自治区工会联合会主席。 2014年,因接受贿赂,被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没收个人财产200万元,他被判处15年徒刑。他后来被拘留在秦城。监狱服刑。监狱提议减刑9个月。

李大秋的判决减刑表明,2017年11月1日,刑罚执法机构秦城监狱建议李大秋以两个监狱改判活动分子被判处9个月监禁为由。宣传期为2017年11月3日至2017年11月7日。如果宣传通过并通过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则意味着李大秋将减刑。

几乎与李大秋同时出现的王素怡是第18届全国代表大会后被判减刑的“第一只老虎”。王素怡,56岁,曾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内蒙古自治区巴彦o尔市委副书记,市委书记。 ,以及内蒙古自治区巴彦City尔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4年7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告王素懿贿赂案一审。法院认定,王素怡犯有受贿罪,判处终身监禁。

2017年8月2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宣布了内蒙古自治区前党委和统战部部长王素义的减刑裁决。北京高等法院裁定,王素怡被判处终身监禁至有期徒刑20年零一个月。?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王素一在执行刑罚期间能够认罪忏悔,遵守监管规则,接受教育改革,积极参与思想文化教育,并在其权力范围内完成劳动任务。 。由于王素怡在监狱改革方面表现良好,他在2015年获得了监狱改革活动家的奖励;他于2016年3月被授予重大优异奖,以核实重大犯罪活动。

那么这些前高级官员如何改革他们的劳动呢?

罗应国,广东省高州人,茂名市委书记(主任级),曾因接受贿赂和大量身份不明的财产来源被定罪。 2013年8月,他被判处死刑两年,并于2013年11月入狱。2014年5月,记者前往监狱接受采访。下午3点,在阳江监狱劳动改造车间,罗英国正在努力打造一个小灯泡。

当警察走到一边时,罗一诺本能地站了起来,弯下腰笑了笑。警察提醒他坐下,他立即回到座位继续点亮。罗一诺说,他作为一名主管一开始就被毁了。现在,他经常可以完成过多的劳动任务,每天做数百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赢得了5个奖项,没有减刑。

根据规定,囚犯要根据综合表现减少刑期或者假释,“综合改造绩效”包括“行政奖励数量和总奖励积分”。评估规定在“思想改革”和“劳动改革”等方面完善评估内容,如“认真学法,自觉转变世界观,如实向干部报告,报告坏人的坏事”。 “,”积极劳动,服从部署,按时完成规定的生产指标和劳务配额等。

用阳光照亮封闭的程序

可以说,中国对罪犯的拘留可以说是非常严格的,并且有法律法规可循。无论是谁,减刑必须合法,公开透明,不隐藏,不能在黑匣子中操作。

《监狱提请减刑假释工作程序规定》于2003年5月1日实施,规定被减刑和假释的罪犯被提交减刑和假释审查委员会供监狱审查。在监狱长办公室作出决定后,监狱刑罚执行(监狱管理)部门将使用相关材料。我还会要求法院作出裁决。?

法规相对完整,但在司法实践中,形式并不缺乏。由于法院只对减刑提案进行书面和正式审查,并没有提及罪犯,法院有时不会查出监狱管理部门提供的材料,特别是一些虚假材料。这也让一些人有机会利用它。

2009年7月,广东省江门市前副市长林崇忠因收受贿赂被判处10年徒刑。在判决当天,林崇忠直接从法院出去外出就医。原因是河源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林崇忠“患有高血压等疾病”为由,决定暂停执行监狱。

事实证明,在河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林崇忠判决作出判决之前,林某的家人贿赂了河源市看守所前任院长刘先生,前教师涂,及医院医生兼医务主任。保释待审。医院首先发出虚假医疗报告,然后看守所发出申请,允许林崇忠在监狱外执行死刑,使法院作出临时执行监督的裁决。一年后,林某入狱,并处理了相关的公职人员。

在另一起案件中,山东省泰安市市委书记胡建学因接受贿赂被判处两年徒刑。 2006年,胡建学“因高血压,冠心病,老年脑梗塞,糖尿病等,可能随时发生心肌梗塞和心源性猝死”。他被批准接受治疗1年,然后连续7年续约。 2014年初,山东省检察院发现胡建学的病情不符合“短期危及生命”的条件,并被监禁。

有人开玩笑说,监狱和拘留中心已成为腐败官员的“黑暗角落”和“转运站”。 2014年2月,中央政法委发布了《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意见》。随后,中央有关部门采取了专项行动,清理整顿全国,并重新录取了大量“监狱外罪犯”。

除了司法部门加强执法,清理和减少执行假释的混乱之外,法律的完善还阻止了立法层面的腐败官员的“救赎秘密”,例如“终身监禁” “刑法修正案(九)。不允许假释或假释。

另一方面,让减刑程序得到监督和开放也是消除公众不信任的方法之一。信息处理案例平台可以对减刑和假释案件的审判程序进行实时网播。如果这个平台完全有效,预计减刑和假释的审判将在阳光下进行,因此没有黑箱操作的空间,并且没有地方可以隐藏司法腐败。?